黄色 2021年4月25日 2021年4月25日 admin

此时的馨儿完全愣住了,看到面前居然出现两个思雨,馨儿用力眨了眨眼睛,但根本分不清究竟谁是真正的思雨。

那年轻的看着年老的思雨和馨儿道:“多少年了,终于,终于有人来到这了。”她的声音,居然也和思雨的一模一样!

当然,跟现在的思雨还是有些差别的,现在的思雨由于使用了禁术,皮肤多少有些苍老,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影,跟没有变老的思雨一模一样!

同样的话语,同样的感受,让年老的思雨为止一愣,下意识提高了警惕,同时也让馨儿确定了在自己身边的思雨,才是真正的思雨,因为真正的思雨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。

“你是谁?”馨儿和思雨齐声道。

那位和思雨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指了指自己道:“我吗?我是曼化部落的第一任首领——曼思雨!”

馨儿和思雨依旧十分怀疑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“呵呵,你们两个小家伙还真是默契十足呢。”那位自称为曼思雨的女子道。

馨儿和思雨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名女子,同时早已暗暗发力,准备随时对她发起进攻。

看着两人蓄势待发的样子,那位自称为曼思雨的女子自言自语道:“唉,不过也难过,你们经历了这么多事,先是进入了我的喉咙,又进入了我的胃,在进入我的骨髓,接着进入的我的大脑,还差点被我的大脑骗了,最后才进入我的心脏,你们怀疑我的身份很正常。”

“唉,早知如此,我就不弄得这么麻烦了,早点出来见你们就好了,我的我的。”

“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出来得太早,又有点不太好,毕竟她们俩个考验还没通过呢,我直接出来,岂不是给他们开挂了吗?到时候他们要是没有达到我的便准怎么办。”

我们的......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……”

看着眼前这名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不断地自言自语,思雨慢慢把馨儿拉起来,看着她,毫不客气道:“喂!你到底是谁!自己在那里说了半天了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!”

那名跟思雨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这才回国了身来,挠了挠头道:“呀!抱歉抱歉,我自己一个人待久了,总是习惯自言自语,一时间把你们俩给忘了,抱歉抱歉。”

虽然思雨不会像面前这个女子一样自言自语,但是她那古怪的性格简直跟自己如出一辙,让思雨下意思认为自己在和另一个“自己”说话。

“你到底是谁?这里究竟是哪里?”思雨看着那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道。

“亲爱的,我真的是你的祖先,曼化部落的初代首领,曼思雨啊。”那名女子哭丧着脸道。

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吗?”馨儿站起来一脸怀疑道。

那名女子听到馨儿这么一问,简直是又气又无奈,不停地跺着脚道:“我说两位,我真的是曼思雨啊,你们怎么就不信呢!”

突然,那女子似乎想到什么似的,拍了拍手道:“有了!你们不相信我是真正的曼思雨,那你们又怎么证明你是正正地曼思雨,而你是真正的馨儿呢?”

思雨先是一愣,下意思看向馨儿:是啊?我怎么能确定身边的馨儿是真是假?而我又是真是假呢?这个地方本就诡异得很,感觉什么都是真的,又什么都是假的。

那神秘女子的一番话,给思雨多少造成了些许影响,让思雨陷入了寻找自己和寻找他人的困境中。

就在思雨疑惑之际,馨儿握住了思雨的手,感受到那熟悉的手,思雨的心中豁然开朗。

“哼!你当我们两傻吗?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证明!在我身边的,就是思雨姐!而我,就是馨儿!你爱信不信!”馨儿看着眼前的神秘女子道。

思雨看着馨儿,看着那熟悉的侧脸,重重地点了点头:没错!这就是馨儿,我身边的就是馨儿!而我就是思雨!无论是什么情况我们两个的身份都不会变!

见两人眼神透露着坚定的信念,那神秘女子不由得撇了撇嘴,“哼!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大地之母的原因!”

馨儿看着眼前的这位神秘女子,一脸惊讶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?”

神秘女子摊了摊手道:“我都说了,你们两个之前在我的大脑中,现在在我的心脏中,我能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吗?”

“要不是你这个该死的大地之母!我能被你们怀疑吗!”神秘女子指了指馨儿道。

“我?关我什么事?”馨儿不解道。

“你要知道,我的大脑可能会欺骗你,但我的心却永远不会!我都这么对你们推心置腹了,你们还不相信我了!真是太气人了!”神秘女子气得直跺脚,又开始自言自语了。

“可恶!都什么年代了,还要证明我就是我,她们两咋不去当侦探呢!什么都怀疑,连自己老祖都怀疑,真踏马的不是个东西”

“等等,等等,踏马的不就是我吗?我怎么莫名其妙把自己给骂了!不行不行,我得冷静,不能骂他们,一定有什么办法证明我自己的身份的。”

“好好想想曼思雨,有什么方法,是我大脑没有而我有的。”

神秘女子这么想着,突然拍了拍脑袋:“呀!有了有了!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!”

说完,那神秘女子来到思雨面前,思雨十分警惕的看着她,馨儿一马当先,挡在思雨面前,冷冷道:“你要干嘛?”

神秘女子眉头微皱,看着馨儿道:“我说你一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大地之母能不能不要这么勤快,我还啥都没做你就挡过来,有你这么做大地之母的吗?”

馨儿看着那神秘女子挺起胸膛,毫不退让道:“谁没发育了!你自己好好看看,究竟是谁没发育!”

看着馨儿神气十足的样子,神秘人和思雨都不约而同地红了红了。

“哼!不就比我高一点,大一点吗,有什么好神气的。”神秘女子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道。

“思雨,放心吧,我没事,我倒要看看,这家伙要做什么。”

说完,思雨将馨儿拉到一旁道,看着眼前这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。

“嘿嘿,这就对了嘛,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!”

说完,神秘女子朝着思雨的眉心轻轻一点,霎时间,思雨的眉心迸发出一团水流,形成一团水球,将他们两人包裹起来。

“思雨姐!”

馨儿急忙拍打地那团水球,却发现此时的思雨正两脚浮空双眼紧闭,浑善上下散发处柔和的水波纹,她发梢地斑白正一点一点地变黑,干枯的头发重现变得柔顺丝滑,额脸上的皱纹也在一点一点地消失,再次变得吹弹可破,少女的白皙与细腻再次展现在她的脸上,而在她的身上,隐隐有一块块宝蓝色地铠甲,覆盖在她的身上。

“思……思雨姐!”

看着思雨的这番变化,馨儿完全惊呆了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面前的这个神秘女子只是在思雨姐的眉间轻轻一点,就让思雨姐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由得发出连连感叹。

“嘘!小点声,你想要她死吗?”神秘女子看向馨儿,小声道。

思雨赶忙堵住嘴巴,静静地看着水球里面的两人。

渐渐的,水球的转速越来越快,而思雨的身上,也完全被宝蓝色的铠甲所覆盖,她眉间处迸发的水流,正逐渐凝结,变成一道冰柱。

冰柱逐渐蔓延至整个水球,让水球变成了冰球,上面结满了厚厚的一层冰霜,两人被完全冻结在里面。

由于有了冰霜的主档,馨儿根本看不到里面的状况,只能隐约看见两道极为相似的身影正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馨儿依旧闭上嘴巴,不敢说话,生怕一旦说话,就像刚才那神秘女子所说的,会害死思雨。

“思雨姐,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啊。”

突然间!

“咔擦!”

伴随着一声脆响,那颗巨大的冰球出现了一丝裂缝,而冰球里的两个人影也悄然分离。

“咔擦!咔嚓!”

响声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,而冰球上的裂缝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,像是一张透明的蛛网,覆盖在冰球上,而球内的两道人影离得以越来越远,仅有彼此的指尖还在紧紧相连着。

最后,两人的指尖彻底分开,而那冰球也瞬间破碎,无数的冰霜碎片夹杂着水花向四周喷射,馨儿赶忙举起一面盾牌抵挡。

当冰块砸向盾牌是,不停地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,而馨儿也被这密集的冰块砸的不断后头。

“嗒!”

当最后一块冰块砸向馨儿时,馨儿清楚地听到了一声落地声!

下意思抬起头来,透过盾牌,馨儿看到了一片银装素裹!

粉色的墙壁上布满了冰霜,冰霜逐渐凝结,变成一片片小雪花,贴在周围的墙壁上,粉色的墙壁包裹着晶莹的雪花,一层层寒气顺着周围不断蔓延,将整个空间装点得极为靓丽。

而在那片银装素裹的中央,正站着两个人,两个一模一样的人。

一个用冰雕刻而成的魔杖在两人周围旋转,一个身披铠甲,一个身穿长裙,她们俩个站在一起,英气与柔情交相辉映,尽显异样之美。

那三千青丝在寒气的吹拂下随风飘扬,一张粉雕玉琢的脸庞,眸子中透露着无尽的唯美,看着两人,如同在看一个整体,一个完美的整体!

Tags: